经济观察网

钢价重返5000点高位:下游产业链面临涨价烦恼

李紫宸2017-12-22 22:3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紫宸   切换到快跑道上奔跑了一个月的钢价,在到达5000点的山头之后,终于在此刻整顿了一下姿势,歇了一歇脚。

2017年12月1日,钢材价格指数冲上在历经六年之后,再次冲上5000点的关口,上一次出现这样的价格水平,是在2011年4月。

这个数字对于中国制造业的不同行业来说,意味是多重的:它像是一场持续的化学反应。高企的钢价如同其中的催化剂,让这场反应来得更加地剧烈,同时,也给这场化学反应带来了比想象中更加复杂的变化过程。

在江苏某地,一家造船厂在12月下旬的某个下午开了一个长达三个半半小时的会,会议的主题是如何降低一艘货轮的庞大采购开支;在广西柳州,工程机械制造商柳工感受到的成本压力越来越大,但它和多数整机厂商依然希望守住产品售价不变的底限。在更加遥远的圣彼得堡,来自中国的加工贸易商傅立文则为过去一年每周见涨的轴承价格操心着。一个月前,这位中国商人辗转来到了位于东北某地的轴承产业聚集地。在那里,傅立文试图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

三个半小时的会议

刘昆所在的物资部门正在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

进入2017年12月下旬,公司在某个下午召集采购、生产的部门开了个会,会议从下午两点一直持续到五点半,议题则主要与控成本有关。作为主管采购和仓储的物料部门成为了这次会议的主角。

造船厂位于江苏省。负责采购的物资部对于制造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我们一年采购的金额有几十个亿,这个环节的成本哪怕降低1%,几千万就出来了。”刘昆说,但在过去,采购一直按部就班地进行:来了一搜订单,后续就按照一艘船的原料用量进行采购。

钢材是造船业的最大采购项目。进入2017年12月中旬,略微出乎意外,江苏地区的钢材价格同全国的钢价走势一道,一反此前近乎扶摇直上的走势,暂时进入了一波震荡式下跌的行情。刘昆所在的部门准备趁着这波下跌的行情进行年前的最后一批采购。这次的招标预备批量采购,一次性签订好几艘船的用钢。

刘昆介绍,以某型号的干散货船为例,售价大约在2000多万美元。建造这么一搜巨轮,需要超过1000种规格的钢材,超过10000万吨钢板,此外还需要数百吨钢管,上千吨球扁钢。

船厂的采购需要招标,要获取造船的订单同样需要招标。半年前,钢价远未达到现在价格的时候,这家江南的船厂以3500元的吨钢预算价格接了一个订单。但紧接着钢价开启了不停上涨的节奏,等船厂进入决策繁琐的采购程序,钢价的招标价已经达到了4800元每吨,仅钢材一项就多出了一千多万元的预算。

“原本估计这艘船的毛利水平还勉强可以,现在几乎挤压到没有了。”刘昆说,但对于船厂业绩核算部门来说,这样的结果会到明年才显示出来——根据造船业的生产周期,一艘船从原料采购到最终下水,短则需要10来个月,长则需要一年半。

刘昆介绍,一艘船的建造,不仅需要采购钢材原料,还需要采购设备,即船用的主机、发电机、舱口盖等配套件,这些东西多数都以钢材为主要生产原材,价格同样出现了幅度不等的增长。

现在,他的部门正在发挥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的话语权。“我们现在要把握这个时点。感觉钢材什么时候要降了,就马上向招标部门提出需求,给我们批量招标。”刘昆说。不过,面对节节攀升的钢价,这家实力雄厚的船厂在当地的采购招标中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钢材现在是卖方市场。虽然我们招标的时候投标的单位不少,但竞标方似乎都卯足了劲,反正就是不降价。即便是关系好的供应商,也最多象征性地降个几十块钱。”刘昆说,“不过,就这几十块钱,一万吨下来也几十万元了。”

因为这样的战略合作关系,那些富有先见之明的船企会和钢厂在很早的时候就结盟,相互持股。在遇到这样的行情之时,有了钢厂的支持,船厂的日子显然会很过很多。刘昆认为,这也符合供应链管理的思维。早前,钢铁行业龙头企业宝钢就曾入股上海的一家大型船企。

刘昆预计,年前北方停工,南方抢工潮也逐渐接近尾声,钢价还有下挫的空间。过了春节,伴随各种工程开工率的复苏,以及限产的持续进行,钢价很可能再次回升。

2017年12月15日,财政部出台措施,自2018年1月1日起,中国取消钢材产品出口关税,适当降低钢坯产品出口关税。刘昆判断,这一政策还将显著推高钢材的出口,加上明年去产能还要去掉4500万吨。一端需求在增加,一段供给偏紧张,年后价格更难降不下来。

基于这样的形势,采购部门决定了这一次的批量采购计划。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很可能是一次国际性招标,竞标企业不仅有来自国内的钢企,还会有来自日本、韩国的钢企。“不能光局限在国内,同时我们也希望利用一下外汇的这个优势。”刘昆说。

2017年12月8日,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在连升16日之后报收1702点,这是时隔近四年波罗的海指数首次重返1700关口。波罗的海指数的回升意味着,大部分散货船舶公司都将开始盈利。

中国造船企业的订单量正与这样的指数走势相吻合。和这家江苏的船厂一道,中国主流船企从2017年开始,逐渐走出长达10年的萧条期,订单持续增加。刘昆介绍,他所在的船厂,买家一部分来自日韩,一部分来自欧洲,还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中国本土。整体上,无论海外还是本土,订单的量都在往上走。

这是钢价压力之外的好消息。

从瓦房店到圣彼得堡的轴承

2017年11月16日,西本新干线的数据显示,钢价已经到了一吨4370元左右。远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中国商人傅立文坐不住了,他迅速给自己订了飞往北京的机票,进而由北京转机到了大连一个叫做瓦房店的地方。

这里是中国最大的轴承产业聚集地。傅立文是位高学历商人,在圣彼得堡获得博士学位后他便开始了中俄贸易的生意,主要的贸易产品就是轴承。每周,从大连、烟台的港口,几十吨的轴承产品通过海运到达圣彼得堡,经过这里工厂的简单加工后销往东欧各国。

此行去大连的主要目的,是要对上游供应商做一次摸底。2017年轴承产品的不间断涨价,已经给这位中国贸易商的情绪带来了焦躁。在五天的时间里,傅立文走访了八家轴承厂。紧接着,他又赶往山东省聊城、河北邢台一带继续考察,那里同样聚集着为数不少的轴承生产商。

过去一年的时间里,轴承产品的进口价几乎每周都在涨。也因此,他不得不时时关心着国内钢材的价格。这一年的钢价曲线图显示,钢价在进入11月中旬之后开始了迅猛的上涨,这与此前行业人士的预判近乎一致:这个时候正式进入中国北方的采暖季,北方的钢厂限产计划伴随着采暖季启动。彼时的分析认为,如果限产严格执行,将会影响北方省份8000万吨的产量。

钢价的变化传导到轴承产品的速度很快。“不了解上下游接下来的行情,后续的进货成本上还会居高不下。”傅立文告诉记者,接下来他需要提前为采购策论做出调整,以规避价格波动带来的损失。每年,与傅立文的加工公司签订订单的中国轴承厂商多达三、五十家,其中,多数是规模不大的厂商,他们就星罗棋布在瓦房店和聊城这样的地区。

“轴承品类繁多,质量和技术含量也差别很大。傅立文介绍说,”技术含量低的,原材料占价格的比重要超过50%,要是高精密的轴承,那钢材成本可能只占10%都不到。”

“谈判的难度在加大。从前拿货之后结算货款,现在必须先结货款再拿货了”,傅立文说。这除了因为轴承厂商自身要承受上游钢材供应商的涨价压力外,还在于这些轴承生产商的生产并不顺畅。

“环保因素,一部分小厂也关掉了。”傅立文提到,“眼下,轴承厂商惜售的心态较强,价格也难以谈下来。当然,多数轴承厂日子并不好过。接单接得少,影响收入,接单接得多的,很有可能届时又交不上货。”

傅立文说不好,这样的产业链异动,带来的影响是好还是坏,但他能够体会到这其中的复杂:对小型厂商的冲击是明显的,但对于生产能力强的大厂家,在这样的异动中会得利更多。

“从某个角度讲,不仅是钢价在产业链传导,钢铁行业正在发生的优胜劣汰,在下游行业中也得到了传导,小厂以后会慢慢地减少。”

尽管轴承的价格在不停地上涨,但远在东欧的傅立文与瓦房店的签单却始终密集:2017年是轴承价格涨得最为明显的一年,但这一年他的公司销量在走高。

东欧的经济在复苏,旅居俄罗斯超过20年的傅立文,能够感受到这样的变化。伴随着能源行业在全球的回暖,能源工业占比较重的东欧国家,也紧跟着这样的回暖步伐。

傅立文告诉记者,东欧市场上的轴承有的来自中国,有的来自印度,还有的来自本土厂商。“中国的产品,质量差异本身很大,档次较多,中低端的产品还是以价格取胜,价格如果一再上涨,这些产品在当地的竞争力就难敌本土的产品了。”傅立文说。

不过,眼下,傅立文在情绪焦躁的同时,尚不至于觉得有什么?;?。两周之后,他回到了圣彼得堡,继续与那些经过自己筛选之后的轴承厂签订接下来的贸易合同。

工程机械的烦恼

曾艳在柳工集团负责钢材原料的采购,也在时刻感受着钢价的变化。她感觉,到了四季度末,工程机械产品的成本和售价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了。

钢企一直是工程机械行业最核心的供应商。给柳工做钢板供应的是柳钢,双方保持多年的稳定合作。两个月前,曾艳听闻,行业内要对挖掘机产品进行提价——一台中型挖掘机提价一到两万元。不过两个月下来,这个不知出自哪里的倡议终究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一家企业率先提价。

“整个行业,谁也不愿先开提价这个头,来自下游客户的压力很大,这会面临流失客户的风险。”曾艳说。在她的印象里,挖掘机产品,尤其是本土企业生产的挖掘机,已经多年没有听到涨价这个说法了?;ㄑ倍嗟募鄹翊傧诠ツ切┠甑故浅毯痛砩堂撬究占叩氖址?。

在工程机械领域,挖掘机是在各类工程中应用最为普遍的机械门类,也被认为是反映工程量的一个先导性指标。2017年,国内挖掘机销售在上一年的基础上,继续强势增长。根据统计,2017年11月,国内挖掘机销量达到13822台,同比增长107.4%。

“挖掘机目前还没有实施涨价,”一位工程机械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大中行挖掘机因为单价高,利润空间相对富余,厂家没有涨价的声音。中小型挖掘机价格本来就不高,竞争十分激烈,在原材料上涨这么多的情况下,已经进入亏损的区间了。”

不过,在挖掘机涨价传闻之前,装载机已经进行了一轮提价。2017年9月2日,柳工集团向其代理商发布了一则“涨价”的通知。通知表示:随着钢材及橡胶等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装载机供应链采购成本不断增长,从10月1日起,对其30型装载机提价1万元,5T及以上产品提价2万元。

来自某工程机械门户网站的分析师表示,不唯独柳工,9月份国内主流装载机制造商均先后进行涨价。在该人士看来,装载机的提价实属不得已之举。过去多年来,该细分市场的竞争已经白热化,国产设备利润率一直很低。如今成本的大幅上涨,装载机率先涨价在意料之中。

“我们的供应商普遍反馈成本上涨的问题。除了钢材供应商,其他配套件厂商的压力都很大。”曾艳说。

2017年12月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当年11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数据显示,11月份PPI同比上涨5.8%,其中,通用设备制造业的PPI同比上涨1.3%。

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是衡量工业企业产品出厂价格变动趋势和变动程度的指数,是反映某一时期生产领域价格变动情况的经济指标。从2016月初以来,PPI和钢价一道,一直处在整体上升的通道中。包括柳工在内的工程机械商依然希望死守着不提价这道防线,能消化的成本尽量先消化。

2017年12月5日,西本新干线的数据显示,钢材价格指数为5230,达到本年度最高点,其后两周钢价呈现震荡式下行。2017年12月22日,钢价指数跌至4890元。

钢材期货市场的操盘手在关注着这一变化。“现在是一个正常的回调,前期限产导致的供应紧张在近期的调整之下,要重回供需平衡的状态。"该期货从业人士认为,进入深冬,需求的季节性因素下降,加上前期涨得太多,钢价还有回调的空间。来自中国联合钢铁网的分析师史文飞则认为,近期钢价的骤然下行同时包含了技术性回调的因素,钢价的高企,恐怕要持续到整个采暖季的结束。

上述人士均认为,待工业原材料的生产和价格合理回归后,制造业才能迎来整体稳定。包括钢铁行业在内,中国的原材料市场在等待一个合理的回归。

经济观察报 要闻部记者
常驻北京,长期跟踪工业、信息化领域产业政策和发展动态,重点关注钢铁、能源、通信等相关产业,相关领域上市公司以及大宗商品市场等。擅长深度、人物报道。
娱乐 | 澳门彩票有限公司 | 地盘网 | 苹果铃声 | 在线听书网 | 地盘网神仙道 | dxfeipin.com | 北京赛车平均打 赚水钱 | 888真人注册 | 易胜博网站 | 52牛牛 | 搞笑铃声 | 时时彩冷热手机软件 | 怎么跟时时彩大小单双 | 博体网 |